见到万亦枫盯着洛桐看,盛栖梧不由地有点不高兴

  • 见到万亦枫盯着洛桐看,盛栖梧不由地有点不高兴已关闭评论
  • A+
所属分类:龙石种翡翠
摘要

这估计是万象和万亦枫第一次听到别人和他们说喜欢什么尽管挑了,两人相视一笑,也不推辞,各自在木盒中挑挑拣拣,大概十来分钟后,祖孙俩各自拿了五六个。洛桐看过去,有规

这估计是万象和万亦枫第一次听到别人和他们说喜欢什么尽管挑了,两人相视一笑,也不推辞,各自在木盒中挑挑拣拣,大概十来分钟后,祖孙俩各自拿了五六个。洛桐看过去,有规规矩矩的常见的葫芦型,也有稍微异型的,什么花生啊茶壶啊之类的。见两人挑好,洛桐就俯身过去将木盒盖好。她是和两人坐的面对面的,这不洛桐俯身的时候,一物从脖子处滑了出来。本来淡定喝茶的万亦枫一愣,在看清楚是块翡翠吊坠后,万亦枫瞬间不淡定了。

见到万亦枫盯着洛桐看,盛栖梧不由地有点不高兴
他眼睛直勾勾地盯在洛桐的颈间,在洛桐和万祥和万亦枫说话的时候,盛栖梧就安静地坐在一边。现在见到万亦枫盯着洛桐看,盛栖梧不由地有点不高兴。他轻轻地咳嗽了一声,万亦枫放佛没有听到似的,还在看着洛桐的脖颈处。直到洛桐已经坐回到盛栖梧的身边,他的视线还是没有离开。盛栖梧的脸色更黑了,心道你什么意思啊?总是盯着自己的未婚妻是几个意思啊?万祥人老成精,用力地拍在万亦枫的肩膀上:“孙子,回神了!”万亦枫如梦初醒,他看向拍他的万祥。万祥努努嘴,示意他看盛栖梧那边,果然盛栖梧正面色不善地看着他。

见到万亦枫盯着洛桐看,盛栖梧不由地有点不高兴
万祥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,他刚刚做的有点不礼貌。“不好意思啊,我刚刚是看洛小姐脖子处的那块吊坠看入迷了。”万亦枫知道自己必须要说点什么,眼下是他理亏,因此就面上就有点尴尬。听到万亦枫给的这个理由,盛栖梧的面上才好看了许多。他刚刚忍着没有火是因为见到万亦枫的目光中只是纯粹的欣赏,而没有别的不好的意思。洛桐这才反应过来他们是在说自己,她看向盛栖梧,目光询问中是什么意思。盛栖梧捏捏她的手,示意没什么。万亦枫砸吧砸吧嘴,既然已经看见了,怎么也要上手啊。

见到万亦枫盯着洛桐看,盛栖梧不由地有点不高兴
他舔着脸:“洛小姐,您脖子上的那块翡翠吊坠能不能让我看看?我这个人是做玉石生意的,见到好的翡翠就想上手看看。”洛桐低头,脖子上的那块翡翠吊坠不知道什么时候滑了出来,现在正明晃晃地挂在锁骨处。她笑笑,正准备摘的时候,盛栖梧先她一步将自己脖子上的吊坠给摘了下来,小心地放在万亦枫的面前。万亦枫倒吸一口凉气,他本以为洛桐脖子上的翡翠吊坠已经是唯一,没想到盛栖梧也有一块。说来这也是盛栖梧的小心眼作祟,即使刚刚万亦枫解释了,盛栖梧依然有点不痛快。

见到万亦枫盯着洛桐看,盛栖梧不由地有点不高兴
再说了这是洛桐的东西,怎么能让除了他以外的男人碰到?说到底还是盛栖梧的占有欲太强了。万亦枫对于这之间的弯弯绕绕是一无所知,只要万祥露出了一抹了然的笑意。他轻抿了一口茶,不由感慨,年轻真好啊!瞧这小情侣之间的浓情蜜意,他这个老人家都觉得没眼看了。谁还没有年轻过啊,想当初他年轻的时候,也是貌比潘安的。万亦枫几乎是痴迷地看着手中的翡翠吊坠,他看到了什么,水头这么好的翡翠,他有生之年从来没有见过。最奇怪的是这块翡翠他拿到手也有五六分钟了,但是依然暖暖的。万亦枫开始还以为是盛栖梧的体温,毕竟盛栖梧是贴身带的,后来在手上有好久了,这翡翠的温度还是没有变过。结合这翡翠吊坠的颜色、水种以及温度,万亦枫有了个大胆的猜测。

见到万亦枫盯着洛桐看,盛栖梧不由地有点不高兴
他喉咙干,说话都有点不利索,“盛先生,这该不会是龙石种吧?”最后三个字他说得很轻,但所有人都听到了。万祥端着茶杯的手一抖,热茶溅了几滴出来。此刻他也顾不得自己的失态了,他几乎是用抢的从万亦枫手中拿过了那块翡翠吊坠。他是搞收藏的,即使平时收藏的兰花居多,但是孙子是做玉石生意的,耳濡目染之下他也大概的知道翡翠的种类。他听说过龙石种是最好的翡翠,他以为有生之年都不会见到了,哪知道在清水村这么一个小地方居然见到了传说中的龙石种翡翠?像这样的可遇而不可求的宝贝,能够看一眼都是天大的福分。“让我看看,这就是龙石种翡翠啊,果然名不虚传啊!”万祥和万亦枫祖孙二人,捧着那块翡翠吊坠赏玩了好久,啧啧称奇。好久之后万祥才依依不舍地将翡翠吊坠换给了盛栖梧,盛栖梧将项链戴好,翡翠吊坠塞到衣服里不见了。

见到万亦枫盯着洛桐看,盛栖梧不由地有点不高兴
不见了!万亦枫的脑海里就浮现这三个字。他的目光从洛桐的脖子处一掠而过,没敢再长时间地盯着看。他现在也看出来了,这两块翡翠吊坠应该是出自同一块翡翠明料的,他们这些做玉石生意的,平时见到好的翡翠明料就想方设法地想拿下来。这不万亦枫就试探性地问盛栖梧这龙石种的翡翠有没有出售地意向,他纯粹是不抱希望的。谁都看得出来这是一对的,有心人肯定是不会卖的,但是万亦枫还是抱着一种侥幸地心理,万一他真的走狗屎运了呢?盛栖梧无情地戳破了他的幻想,语带炫耀:“不好意思,这是桐桐送我的定情信物,我要留着做传家宝的。”听清楚了吗?定情信物,盛栖梧重点在定情信物这四个字上。所以小子,就算你再优秀,你也来晚了。但是万亦枫只听到看这是洛桐送给他的,也就是说这翡翠是洛桐的了?

见到万亦枫盯着洛桐看,盛栖梧不由地有点不高兴
他满怀希望地看向洛桐:“洛小姐,您是这龙石种翡翠的所有者吗?”这话一说,盛栖梧差点没气个倒仰,这家伙显然没有领悟到他说这句话的意思啊。他目光不善地看着万亦枫,眼刀子不要钱似的一道一道地往他身上扔。万亦枫视若无睹,他目光急切地看向洛桐,就希望洛桐给个肯定的答案。洛桐不负他希望地点点头,万亦枫展颜一笑,“您这龙石种的翡翠明料还有多余的吗?有意向出手吗?”